Youzi _林柚

去年十二月份 大雪纷飞 你们顶着风雪走进我心里

[nk 结婚一周年]

已经一年了
一年前的你们为梦想拼搏
现在的你们各自奋斗

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变的依旧是那颗心
你们对对方永远保持着敞开的态度

他成熟的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
什么事都会藏在心里
可唯独对他敞开心扉

他因为这个世界成为刺猬
他小心翼翼的去走每一步
却在他面前放下防备

他们之间  看似有着联系  却似乎有没有

但无可厚非的是
他们是彼此人生中的那个 转折点

[ 百分酒客栈来客人啦 ]



釉籽/著   @藻间电  已授权

【原创,请勿抄袭,感谢!】

 

*第二章

[ 百分酒客栈来客人啦 ]

 

 

 
 *


“小柚子…我就不能不去吗……”

朱正廷生无可恋地说道。


林柚抬头看了一眼朱正廷,冷漠的回道:

“不能,反对无效。”


“小柚子~~~”

朱正廷见林柚这般,便使出了他的绝招——撒娇。



“打住,撒娇这招已经对我没用了,这招你都用了十几年了,以前还好说,现在没门!” 




“唉……悔不当初……”

朱正廷意识到他是不能不去了,整个人就一个“丧”。


“让你以前老捉弄我,现在后悔晚了。”

 
 


朱正廷看着正在帮他整理衣服的林柚,心里总感觉怪怪的。

“小柚子……为什么我现在总感觉你要把我卖了……”

 
 

“没,怎么会呢,我怎么可能把你卖了呢。”

林柚看着朱正廷笑得十分“真诚”。 
 


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。”

 

 

朱正廷原本还十分感动的,可下一秒现实是残酷的。



“不,你想多了,你可是客栈可利用资源之一,现在客栈还没有收入,我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你卖了呢,是不是,乖啊。”


 

“小柚子,你变了。”

朱正廷内心十分之伤心。




林柚帮朱正廷整理好衣服之后,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,把朱正廷吓了一跳。

“正正!”


“哎!我……我听着呢……” 


“正正,我们客栈就靠你了,你一定要争点气啊!”



朱正廷看着林柚满眼的期待,朱正廷心想:小柚子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再怎么说也不能辜负她,可是……我会不会又挨骗啊?



“小柚子……你不会骗我吧……?”

朱正廷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柚,眼里满是警惕。


“不会,怎么可能,你可是我最爱的正正啊,我不可能骗你的!” 

林柚信誓旦旦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

“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你还信不过我吗……”

林柚一脸委屈。




“信!当然信,放心吧小柚子,我一定好好去做,我们客栈的生意一定会红红火火的,你这么相信我,我一定不让你失望的!“


朱正廷心里相信林柚,毕竟他们认识这么多年,她也一定不会骗他的,他相信小柚子,朱正廷向林柚说完这番话之后,就兴致勃勃的出门揽客了。

 
 


林柚在原地看着远去的朱正廷,无奈地摇了摇头,淡淡的说道:”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,傻。“


 林柚看到她的话起了作用,很是满意,可怜的朱正廷却不知自己又进了某人的圈套。 




“我认识他这么久,头一次发现他那么容易被骗……而且还不止一次……”


蔡徐坤在楼上目睹了林柚整个的“诈骗”过程。




“哎呀,懂就别说出来嘛,再说了······这种事呢也是为了客栈好,如果你觉得正正孤单呢,我不介意你和他一起去的,我们的掌柜大人姿色还是很不错的呢。”


林柚看着楼上的蔡徐坤,不怀好意的笑着。




蔡徐坤看着林柚不怀好意的对他笑着,蔡徐坤感觉到后背一阵凉嗖嗖的,怕了怕了。

 

“不了不了,这份好意我收下了,我突然记起来我要去视察一下厨房,我先走了。”



 说完,蔡徐坤快步下楼走进了厨房,进去之后好像就再也没出来过了。 





“柚子啊,你看看是这样吗?”

负责宣传的王琳凯把弄好的宣传单递过来给林柚检查检查,看看有没有错。



“嗯,没问题,这样就行了,你把这张大的贴在镇里的公告栏上,然后再把这张贴在镇口的那块板上就行了,然后等下你出去把这块菜单板放在门口,再怎么说我们的客栈也是在天子的脚下开的啊,不能没客人的啊。”


林柚一边指导王琳凯怎么做,一边在自己抱怨着客栈没生意。



“放心吧,我小鬼办事,你放心,经过我们的宣传,我们客栈一定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的!”

 王琳凯对着林柚拍着胸脯保证道。 



“噗嗤~那好,那我们客栈的生意就靠你啦,快去吧。”

林柚被王琳凯一副认真的样子逗笑了。



*


今天的客栈“九侠”并没有都到齐。


王子异还在衙门当差今天暂时还回不来。

范丞丞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来,昨天说有事回宫一趟,现在竟然没影了,毕竟是皇室子弟,管不了啊。 

黄明昊则是在柜台那里算着以前的老账,不过感觉这个皮孩子也做不了多久。

林彦俊在大堂里安安静静地打扫卫生,一边啃着尤长靖给的小面包,一边扫,但似乎已经看到了他背后的一团黑气。

尤长靖和陈立农都在后厨里忙活,准备今天的吃食,像尤长靖这种喜欢做黑暗料理的人来说,只有陈立农能管的住他,而林彦俊这种则是“助纣为虐”。

蔡徐坤进了厨房之后就没出来过,结果人不在厨房,也不知道去哪溜达去了,身为掌柜的也不知道去哪了。

朱正廷和王琳凯还在外面努力的用美色·······不对是才华来宣传揽客。

 
 


大家都各自在忙各自的活,林柚看了一下客栈上上下下,弄得也是有模有样的,这次应该不怕没客人了。 


 
 

*


过了不一会,客栈就来客人了,看来外面两个的宣传力度不错啊。



不一会,客栈的每个角落都有几个人坐着,赶路的…吃东西的…都有,看来这次宣传的效果不错啊, 林柚很是满意。 




”怎么样,我干的不错吧。” 


朱正廷一回来就自豪的对林柚说道,期望得到表扬。 

 
 

“嗯,干得好,今晚晚餐让尤尤给你加个鸡腿。”

林柚看着客栈里的客人,这客栈终于有一点人味啦,心中甚是欢喜。




这时,林柚便见王琳凯一脸”颓废“的回到客栈。

 
 

“小鬼你怎么了?脸色跟便秘似的?”

朱正廷看到王琳凯的脸色,立马凑到王琳凯跟前。

 
 

王琳凯把朱正廷推开,还打了他一下。

“走开,你脸色才跟便秘似的,想打架啊。”


“打就打,怕你啊!”

“来就来,怕你啊!”

 
 

林柚见这两人一碰在一起就嘴贫的要死,说话都不在重点上,说几句就要打架。


“得了你们两个,一碰在一起就闹腾。”



“哼,我大人不计小人过,不跟你计较。”

“哎,你这话什么意思啊!?”



后面有些暴力,还是不看的为好。

这两个人完全阻止不了,于是过了很久王琳凯才把他遇到的奇葩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
 


半个小时前——


王琳凯在街上好好的发传单。

“哟,各位父老乡亲看一看瞧一瞧呀,本客栈新店开张,东西实惠又好吃,感兴趣的就进店品尝看,绝对童嫂无欺,本客栈环境优美,价钱实惠,哪位客官要住店的看一看哟”

 
 

王琳凯一边吆喝一边发传单,这时一对年迈的老夫妇从他面前经过,他立马把传单递了出去。


“爷爷奶奶,本客栈新开张要不要去看看,有优惠的哦。”

 王琳凯保持着八颗牙齿的微笑问道。



“奶奶……亲爱的……我有那么老吗?”
“没有,别听这小屁孩胡说,你依旧是十八岁。”

 
 

那个奶奶突如其来的回答,把王琳凯吓了一跳,然后王琳凯又继续乖巧的试探的说了句:

“那个……阿姨······?”

 


“阿姨……我有这么老吗?”


王琳凯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妇,头上一群乌鸦飞过,心里在不停的哭诉:柚子你骗我,说好的容易呢,一点都不容易……

 

王琳凯再次奉送出他的八颗牙齿的微笑,问道:

“那个······姐姐······?”



“真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,我媳妇那么年轻,当然是叫妹妹啦。”


王琳凯瞪大了眼睛,看着那个奶奶,感觉人生好难,王琳凯感觉自己刚才就不应该来给他们发传单,但秉着职业精神,王琳凯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 


“那奶·····妹妹,您要不要进本店去瞧瞧,品尝一下本店的美食,绝对没有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。”

 
 

“亲爱的,你说去不去啊~~~~”

那个奶奶······呸,妹妹(求生欲)揽住她丈夫的手,撒娇的问道。

 
 

“哼,这么平凡的地方,你我何时来吃过,不去,走回我们五万平米的家去!”


“好,亲爱的,都听你的~~~”

 
 

然后王琳凯就松了一口气,终于……走了。




 


“柚子,我就说了别让我去发传单,我呢长得不是很最尊重人你知道吧,这我一出去,人家就咔咔这…这啥玩意,就走了。”


“鬼,你要相信你自己,知道吗。”

林柚拍着王琳凯的肩膀鼓励他。



下一秒,林柚看着正在打扫的林彦俊,默默说道:

“在怎么样也比你林哥好……你瞧你林哥,他要是出去了我觉得我们可能就没客人来了……”


王琳凯看了看不远处的林彦俊,默默的接受了发传单这个事实。




而此时的朱正廷已经笑趴了,王琳凯一脸冷漠的看着笑趴的朱正廷,很是无语。



“猪猪廷,你小心点,小心下次你挨我卖了。”

“你喊谁猪猪廷呢,哼,我不跟大嘴蛙计较。”


“你喊谁大嘴蛙呢,又想打架啊!?” 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吧!”




很好,不出意外的,两个人又打架了,已经被林柚赶出去决战了。





*


林柚站在柜台旁边,看着店里的此情此景,甚是欣慰,就在此时·······尤长靖从厨房里出来,要去端菜给客人。

林柚看着尤长靖端出来的菜,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,林柚再看向他手里的那盘菜,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升起的黑烟,林柚立马拦住了尤长靖的去路。

 

客人很疑惑为什么林柚要有这样的举动,而尤长靖看向林柚的瞳孔都在颤抖,就像偷吃胡萝卜的兔子,他做坏事被发现了。

 
 

“这位客官不好意思啊,这道菜不是您的,你的菜稍后就来。”

说着林柚立马就把尤长靖拉走。





厨房的墙角里,尤长靖像一个犯错的孩子蹲在角落。



“你说说,你想干嘛,今天可是我们第一天开张啊,你!”

林柚看着尤长靖人畜无害的小脸竟不忍心骂他。

 

“我错了·····我以后不敢了······”

尤长靖在角落里畏畏缩缩的看着林柚。



“你……你别摆着一副我欺负你的样子……(明明就是你欺负人家)”林柚看着尤长靖,哎,也拿他没办法,“我跟你说,下不为例!再被我发现一次,你就……你就一天吃两顿!”

 

尤长靖听到一天只能吃两顿,瞳孔放大颤抖:

“我……我下次不敢了……”



“尤尤我跟你说,你要再搞那种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幺蛾子,小心你没饭吃,农农,看着他点。”



“好的,我知道啦。”

 陈立农接收到指令。





由于客栈人手不多,采用的都是吃完自主到柜台客人自己结账。



可林柚一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一堆客人排在柜台那里,林柚过去一看才发现柜台竟然没有人,她就知道这个皮孩坐不了多久,等他回来看怎么收拾他。


既然黄明昊不在,只好由林柚来顶替他的位置了。






一天不知觉的就快要结束了。





*


这时黄明昊终于回来了,走到客栈的大门口,发现已经熄灯了,很是疑惑。




“客栈熄灯这么快吗,平常不都是很晚才熄灯吗?怎么今天······”

就在黄明昊疑惑的时候他打开门走进了客栈。



“啊!林彦俊你在这里干嘛,还拿着刀!?吓死人啦!”

黄明昊一进门就被在门口拿刀站着的林彦俊吓到了,拿着刀吓人不说,还黑……(嘘—)。




忽然灯光一亮,道路中间摆了一张桌子,林柚正坐在那里威严地看着黄明昊。



 

“农农,灯光!”



林柚发话之后,陈立农就拿着蜡烛跑到黄明昊面前,拿着蜡烛对着他的脸,然后严肃的说道:

“快如实交代!”



“交、交代啥啊?”

黄明昊被这个阵仗吓到结巴了,吓得他干啥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了。




“快说!你今天跑去哪里了,你知不知道擅离职守是要有惩罚的!”

林柚坐在中间十分威严的说道,像是包公审犯人似的。




黄明昊脑子一转,想起了今天下午他开溜的事情,他们……柚子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,完蛋了。


“啊——小柚子啊,我知道错了,我不应该擅离职守的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,你就饶过我这次吧,小柚子你就原谅我吧,看在我那么可爱的份上。”


林柚被黄明昊的举动吓到了,其他人也被吓到了。

 

“不是、你、你先把我的衣袖松了。”


“不,小柚子不原谅我我就不松。”


“你给我松了!”

“不,你原谅我先!”



“你……你无理取闹……!”




黄明昊的战术就是,死皮赖脸。


男人嘛,要拿得起放得下,脸面这种东西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不要的,这个就是黄明昊的人生宗旨。




“行了行了,我怕了你还不行嘛,我原谅你了,给我松手。”


黄明昊看到自己的计谋成功,就乖乖松了手。




林柚见到黄明昊松手了,突然脸色一变:

“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



“贾斯汀你必须给我交代清楚,今天你去哪了。”

 
 

“我今天······”

“干嘛了……?”

 
 

“我······我去找tin宝了……”


“行吧,那我就原谅你这一次,下次再在客栈有事的时候偷溜,你完蛋了我跟你说。”

tin宝是黄明昊的猫,他去找林柚也不好再说他了。





“行了,贾斯汀一定还没吃饭吧,先别说了,大家今天也都累了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
“行,你是掌柜听你的,今天大家伙也都辛苦了。”





*


陈立农和尤长靖到厨房去做了一点宵夜,然后大家伙们都开吃了。


 

“唉,对了,你们谁知道返程今天为什么没来吗?”

林柚吃着吃着就想起来范丞丞今天没来。



“不知道唉,昨天他说有事要回家一趟,然后就没有回来过啦,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没有来呢,应该是有什么事吧。”

陈立农一边吃着回答林柚的问题。

 
 

“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,毕竟是皇宫嘛,说不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做的。”

蔡徐坤慢慢附和。

 
 

“嗯,也对。”

 
 

········



 
 

天黑了,该休息了。









 
 ——

(未完待续······)


写了这么久的文。

我发现我有好多没写完,我的错😣

可是从来没人催,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看啊😣


哎,新年快乐鸭。


2019 快乐鸭

最后一年了,要好好陪着他们呢


[ 农坤 ] 你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

 

*圣诞贺文

*nk / 现实向

*台北 一起过圣诞




-最重要的日子,我都想和你一起过。


 

*

蔡徐坤站在陈立农家门口,在纠结着要不要敲门。


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了,但是上一次来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就待了一会就离开了,而这次不一样,他特意的把工作都推了,今晚是第一次和陈妈妈一起吃饭,蔡徐坤超紧张的。



“站在这干嘛,怎么不敲门?”


蔡徐坤看到突然打开门的陈立农瞬间懵了,像个干坏事被抓包的小孩。



“啊……没……没啊。”


“那还不进来,天冷。”


“嗯,好……” 



蔡徐坤跟在陈立农的身后进了陈立农的家,至于为什么陈立农会突然打开门,这绝不是巧合,是故意的。



事实是,在我们的蔡队长刚站在陈立农家门口开始,我们的陈先生就一直用门口的猫眼看着,是的,像个傻子一样看了五分钟,陈妈妈看到时还心想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傻了,看着门口的猫眼傻笑了五分钟。




蔡徐坤一进门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陈妈妈,蔡徐坤很礼貌的站直微微鞠躬,跟陈妈妈问好:“阿姨好。”


“嗯,是小蔡吗?来了就快坐下吧,饭菜快做好了。”


“嗯……阿姨,需要帮忙吗?”


“不用,你就坐着就好了,你是客人,这些让农农来就好了。”



蔡徐坤听到那一声“客人”有些愣了,陈立农把蔡徐坤拉到客厅,把他摁着坐在了沙发上,说道:“这些小事我来,你就乖乖坐着就好了。”


“……好……好。”




陈立农揉了揉蔡徐坤的头发才去厨房帮陈妈妈的忙,蔡徐坤看着围着碎花围裙一米八五的大个在厨房忙碌,蔡徐坤似乎在他身上找不到什么缺点。


善解人意、体贴入微、努力向上、温柔孝顺……这好像就是蔡徐坤为什么喜欢他的原因,可是他们两个真的适合在一起吗,蔡徐坤在心里问着自己,毕竟这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而已。




“坤坤,饭菜好了。”


蔡徐坤被陈立农的声音拉回了思绪,蔡徐坤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思绪,应道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


三个人坐在餐桌边上,桌上有着很多丰盛的食物,都是出自于陈妈妈的手艺,蔡徐坤还看到了他最喜欢吃的芹菜炒牛肉。


“来,坤坤尝尝这个芹菜炒牛肉,妈妈特意为你做的。”

陈立农说着,夹了一筷子牛肉放进蔡徐坤的碗里。


蔡徐坤听到是陈妈妈特意为他做的,抬头看了一下陈妈妈,陈妈妈躲开了蔡徐坤的视线,蔡徐坤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牛肉,对陈妈妈说道:“谢谢阿姨。”


“不用,快吃吧,一下凉就不好吃了饭。”


蔡徐坤吃了一口陈立农夹到碗里的牛肉,很好吃,跟妈妈做得很像,那天晚上,蔡徐坤把那一盘芹菜炒牛肉的牛肉都吃完了。




吃完饭之后,蔡徐坤主动要求洗碗,陈立农便应了他的要求,这时陈妈妈说要陈立农跟她出去一下买些东西。



*

“妈……”


陈立农看向妈妈,陈妈妈还是继续走着不说话,陈立农也只好什么也不说,他不能去问妈妈为什么那样的态度,因为她已经为了他承受了太多了。




陈立农还记着当初他把一切都告诉妈妈是,妈妈没说话只是看着他。

过了很久,妈妈才开口说道:“……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,只是你要知道这件事情……如果被别人知道你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吗……妈妈希望你能好好的,也希望你能开心。”“妈,我知道。”

直到最后妈妈只说了一句:“改天叫那孩子来家里吃顿饭吧……”




陈立农和陈妈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零售店,陈妈妈看了一下,对陈立农说道:“买些那孩子爱吃的东西吧。”



陈立农买了些蔡徐坤爱吃的零嘴,和陈妈妈走回去的路上,陈立农看着妈妈,不禁开口道:“妈……你……”


“好好对那孩子,他是个好孩子。”


“妈,您怎么突然……?”



“你看那孩子的眼里有光。”



陈立农愣了,他看着妈妈,想说却说不出口。



“我感觉得到你很爱他,他也同样很爱你,我是你的妈妈,我这辈子只希望你能开心,所以你做什么妈妈都会支持你,只是妈妈还需要时间……”



“妈……谢谢你。”


“傻孩子,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,记得以后回来带着那孩子一起回来。”


“好,知道了。”


陈立农很感谢妈妈,妈妈为他付出的太多了,哪怕是自己和别家的小孩不一样,妈妈依旧还是包容他、理解他。



*

回到家之后,陈妈妈帮忙整理了一下陈立农的卧室,陈立农把买好的零嘴给蔡徐坤,之后,陈立农拿出自己初中的睡衣给蔡徐坤换上。



“这……是你初中的睡衣……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吗?”


“不是,这裤子好像有些长……”

“长吗……你穿起来好像是有点……”


“……是你初中长太大个了,还是我缩水了?”

“嗯……你要是觉得长,我帮你卷起来吧。”


说着陈立农便蹲了下来,把裤脚慢慢的卷上去,蔡徐坤看着细心帮自己卷裤脚的陈立农,心里不禁暖暖的。




陈立农和蔡徐坤在阳台待了一会,两人看着远处的烟火,陈立农回头看向蔡徐坤,说道:“坤坤,圣诞快乐。” 
 

“农农,圣诞快乐。”


这是蔡徐坤和陈立农过的第二个圣诞,第一次还是在大厂的时候,而现在,蔡徐坤特意空档了几天飞来台北和陈立农一起过节,蔡徐坤看着身边的人儿,真好。



*

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。



“怎么?睡不着吗?”

“有点……”


“在想什么?”


蔡徐坤看着天花板,不知道该怎么跟陈立农说出口,陈立农侧身过去轻轻的抱住蔡徐坤,把脸轻轻的埋到他的脖子边。



“农农,你说我们两个真的适合在一起吗……”

“别乱说这种话。”


“我认真的……阿姨似乎不太喜欢我,我理解,毕竟这件事不是谁都能轻易接受的……”


“笨蛋,别老乱想,妈妈她……只是还需要时间,她很喜欢你,只是不想表达出来,刚才和妈妈出去的时候,妈妈还让我好好对你,说以后回家的时候带上你一起回来,妈妈她很喜欢你,你啊别老自己乱想,知道吗。”


“阿姨她真这么说?”

“真的,我骗你干嘛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 

“妈妈原本还是有些不同意的……”


“那……后来怎么又同意了……?”


陈立农抬头对上蔡徐坤的眼睛,看着他笑了,说道:

“妈妈说我看你的眼里有光。”



蔡徐坤听到这句话,心漏跳了一拍:他看我的眼里有光……是啊,有光,我看他不也是如此吗,干嘛老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,只要现在我们能好好的,管什么以后,守好现在和他好好在一起不就好了吗。




陈立农把蔡徐坤整个人揽入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,说道:“坤坤,你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。”


蔡徐坤在心里默默回道:“你也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……” 




*

彼此像是上天安排的一样,注定会相遇会相爱。

有些人注定这辈子会相爱,哪怕前方的路多艰难,只要有对方在,只要彼此看着对方的眼里都有光,哪怕再多的坎坷,终将会度过。




END.

[ Merry Christmas   Leo & August ]


初雪



*nk
 *感性小短文



*


今年的初雪来得和去年一样,

同样是十二月份。



去年的十二月份,是他们初见的日子。

今年的十二月份,他们一起在舞台上闪耀。



去年的那场初雪很美,

可今年的更美,

因为,今年是他们两个一起看的初雪。



去年的十二月份,

他从远方踏雪而来,

只为了变成更好的人站在他身边。



而他依旧如以前一样,

放心的把最珍重的东西交到他手上,

只有他才可以。


……



 雪,

还真是一个美丽的东西。



END.

『2018.11.27   上海站分享会』

“快说,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“你说的都对都对。”

谁让你是坤坤呢。

不可避免,退无可退

*


他们就像两条相交的平行线,看似疏离,却偏偏与彼此脱不了关系,他们之间仿佛有一条线,在牵引着他们靠近彼此。


*


2017年12月17号,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日子,他住07,他住08。


当他们第一次携手站到那个圆台的时候,仿佛一切就是从那里开始的。



但其实一切的开始得比想象中的早,在长沙的机场时,一切就已经开始了。


他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,他放心的倚靠在他的后背。


*


从2017年12月17号到2018年4月6号,这之间仿佛他们没有任何的交集,可看到的不熟,并不是真的不熟。


当他们一起携手走向舞台,这一辈子有多少次能够一起走花路的,他们都是对方的第一个。



在结束的时候,他们在人群中寻找对方的身影,他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拥抱,他抱着他高兴的转了一圈。


那是他只对家人开放的转圈圈,而他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那么放松的去柔软。


*


他们在外人面前永远还是有所保留,让人感觉他们之间总是不熟,没有联系。


他们之间有不为人知的密码,他们有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,那是不需要语言,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的。



渐渐的,他们这些秘密的交集,不知道为什么隐藏不住了。


他们开始不再隐藏。



他们拿水的时候总会帮对方拿一瓶,他拿出口袋里的纸总是先问他要不要,他们的视线会不自觉的在对方身上,他们退场时总要回头看看对方走没走……


有些东西是隐藏不住的。


*


他说过无论什么时候,他需要他,他随时都在。


他可以做他的依靠,而他也可以撑起自己一片天,做他的依靠。



他这些年经历了很多的事情,而他从一开始只是一张白纸,是他为他那黑夜抹上了一缕光亮,而他在他的白纸上添上了色彩。



他们似乎是这辈子注定,注定陪对方走过一段路,也注定会分离。


但所谓的不熟,都只是表面的。


*


哪怕分开多年之后,他见到他仍会笑着喊一声“坤哥”,而他会主动拥抱他,在他耳边轻轻的喊一声“农农”。


因为他们从来不曾分别过。



②①

别打着爱他的名号去伤害他,你不配。


『18/11/12  npc首专分享会』

从默契的相互照顾,到默契的不再联系

从开始到结束,我们一直很默契。